1个置顶。


正经ID是汝南第,改成什么稀奇古怪的名字全看心情,叫南哥南弟什么的都可以2333

私信开了,关注七天之后才能评论,但4欢迎找我聊天。

NOGW协会VIP会员。

说废话的日常小号  @月亮好吃咩 

这里圈一下老攻! @鱼 
爱她!


可以约稿,私信就OK。


【羡澄】野心时代(三)



我觉得热度是没有的了
所以能让我看看还有多少活粉吗(。
ball ball你们评论我8

——————————

03.

魏婴在医院这一遭住了几周的院,好歹是没什么大事,江澄问他关于家里的事情他总闭口不言,再怎么样也能察觉出异样,江澄干脆就没再问过,只一声不吭地担了照顾魏婴的活计,任由那人躺在床上哎哟哎哟地叫唤,嘴角带着点笑意。
中间江澄因为创业的事情离开了几天,回来的时候魏婴已经好了个八九不离十,医生苦口婆心地叮嘱骨折的那里还是受不得太大的力,江澄扶着魏婴走出医院大门,崭新的车钥匙硌得手心生疼,魏婴愣了一愣,指尖一点宝马车标道:“江澄,你不会是一夜暴富了吧?”
江澄有点不自在地偏了偏头,先扶着他上了车...



这是我心尖上的人,我想拼命护着他。

我不想走,我不能走,我不能看着他无处可去。

我这样的人从来都是逃兵,这次犹豫了很久,甚至离开的那一步都要迈出去,又想着万一大家都走了呢,是不是就没有人再能保护他了。
由魔道爱上江澄,他有铮铮傲骨猎猎紫衣,在大家心中是一个再鲜活不过的人物,几乎格格不入,当时想他脱离魔道,现在等他真的快要脱离魔道的时候却是这样一个存在了。
可能的话我恨不得他不复存在,也不至于面对即将到来的千刀万剐万箭穿心,他这样优秀的人不应该承受这些,干干净净来,轻轻一拂袍袖离开,总归活得体面。

他是和我截然不同的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是拽着我的那点光,以至于这时候我提到他就眼眶发热。
我想他好,我一边希...

【羡澄】野心时代(二)



评论决定下一章篇幅(。)
你们看着办1551

————————

02.

在他们现在这个灿烂的年纪总是要多做一些事情的,省得垂老时反而为碌碌无为更加遗憾些,于是就有了风波和跋涉,有了成长以及只在年轻的时候才能毫不犹疑的奋不顾身。
路演当然是成功的,魏婴和江澄从前两大校草王不见王,现在居然凭着迥异的性格相处得莫名其妙的不错。
江澄人是漂亮,性格却说得上孤僻,连喜欢他的姑娘都战战兢兢,现在也只有魏婴没皮没脸敢搭着他的肩膀叫他去食堂。
魏婴他们专业的考试周比江澄晚了几天,江澄这边最后一科刚考完,出了教学楼就碰上靠在机车上向他招手的魏婴,一边在心里暗骂骚包一边几步走过去,道:“怎么?你这时候不应该在图书馆...

摸鱼鱼(。)


骰子输了…
我哭。

魏婴下课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了,她谢绝了同学小聚一次的邀请,一路飞奔回寝室。
她脊骨弧度秀美,眉眼含笑,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将钥匙插进锁孔,迈的步子是少女特有的轻巧,帆布鞋鞋底底颇软,踏在地上没有多大声音。
她们寝室上床下桌,她只能从江澄那里还没拉起来的床帘猜测心爱的女孩是不是还缩在被子里,手机的电大约是一半,怀里还抱着一只小狗玩偶——也是惯常喜欢用来吓她的。
她脱了鞋赤脚踩在地上,冰丝的家居服在初春还是有些凉的,于是她飞快地从梯子爬上去,钻进江澄的被窝权是蹭来一点暖意。

江澄被她的动作弄得有些醒了,蹭了蹭枕头把玩偶往她怀里一推,吓得她一大半乱七八糟的念头都蒸发出去,最后还是贼心不死,把玩偶...

【羡澄】野心时代(一)

沉寂五百年的老透明发文了()
感谢秋秋赞助的文名
评论我8诸君
1551

——————

00.

聂怀桑忙着从储物间里倒腾出扫帚去清扫江大少爷掸在地上的烟灰,江澄在沙发上,领口嵌一枚唇印,指间松松夹一支烟,杏眼半合着,目光是淡的。形容起来大约就是月光的冷。
聂怀桑终于放弃了去打扫越来越多的烟灰,江澄哑着嗓子咳嗽,径自拿了茶几上的矿泉水瓶,拧开喝一口。
聂怀桑知道他有话说,盘腿坐上另一边的地毯,托着下巴等。江澄耐心太少,二十几年除去那人从不担待,眉眼漂亮,偏偏将狠戾压上。
“我和魏婴,”他弹了弹烟灰,窗外霓虹是河,流淌进他眼里,片刻说,“我们分手了。”

01.

大约每一个成年不久的男孩都有着一腔燎原...

关上灯。
蚊子:嗡嗡嗡。

打开灯。
蚊子:嘻嘻,找不到我8


要被蚊子搞的耳鸣了…

1个提问箱

没太搞明白

大概点进去就能提问(?)

想问什么随便问吧2333

点这里8

问题在评论回答(?)

星星上的花❀

一个偷跑(。)




他的锁骨还在叫嚣着某种疼痛的余韵,人生二十几年受过的苦屈指可数,于是这一点疼痛就显得愈发金贵起来,他起身的时候轻轻嘶了一声,纹身师轻声细语地嘱咐着之后几天的注意事项,他心不在焉地听,也不需要他去牢牢记住。

另一边的工程还没有结束,他侧过头去看镜子,避免过于直白的目光灼伤他敏锐的情人。年青人细白的皮肉裸露在干燥的空气中,外面响着隆隆的闷雷,他没睁眼,那一双漂亮的眼睛合上了就显得眉目间颜色寡淡,相较那些珍贵的水墨藏品说不上哪个更单薄些。
他以指尖点了点嘴唇,又将手指按在青年柔软的唇瓣上,纹身师不为所动地完成玫瑰的笔触,青年却皱起眉头来。
“别闹。”他终于睁开眼,光影从睫毛流泻...

我我我我我我原地爆炸!!!托马斯回旋爆炸!!!!💥
我实名吹爆您呜呜呜!!!
太太太太太有感jio了!!!!
(づ′▽`)づ

因为我是简繁呀:

是南太太 @汝南第 的《江有汜》的片段
p3原文
昨天看这篇文的时候咔嚓咔嚓截了好多张都想画……!!真的很棒!!吹爆您!!!
还请不要嫌弃……!!

2 / 10

© 汝南第 | Powered by LOFTER